第一零零章 好多吃白食的【1 / 2】

月仙楼外,府衙物资车队抵达被縻貹,酆泰带,酒楼帐房先帮忙清点千石粮食,千套冬装。陆续几波赶

五千石粮食,五千套冬衣,帐篷,药材等物资扶持!

富贵山东晁庄私底买粮买甲,需求量稳定,让杨知府怀

粮食,棉衣,便放给流民。十斤口粮,衣衫褴褛或衣服单薄者棉衣。

粮食衣服难民眼眶湿润,直呼晁王高义。提提官府,让衙役脸色难。直被伙计热迎入酒楼吃酒转。

呸,老辛苦打名望,怎让官府名声。晁盖早打算接济百姓考虑点。官府刷脸积攒名望,门儿

考虑府衙,却考虑。酒楼外白花花崭新棉衣让眼馋。思伪装乞丐加入群。

酒楼伙计认吱声,禀报李东。消息蒸酒晁盖耳

气,费尽机搞点粮食接济穷苦百姓,居混水摸鱼。暗骂失策,忘记茬。

酒楼外,几穿崭新棉衣木兰山喽喽紧急命令,立马停止冬衣放,冲群吆喝。

“父老乡亲,实限,忙帮忙搬运粮食,别担,冬衣等放。”

喽啰麻利散落棉衣打包,捆捆崭新冬衣扛进车拉车快速离

“嗯……,熟,帮衬。”晁盖望条长长队伍,蒙混济州周边,因军卒监督外。

荆南城,认识几酒楼东老礼马老爹,根本

酆泰难民,肯定少白吃白喝。

晁盖突灵机贪官做法,朝廷仓放粮接济穷苦难民,况与辙。

办法,便找縻貹,酆泰,马老爹,李东商议告知打算,引连连称赞。

木兰山三十精壮喽啰全被派混杂进群。縻貹,酆泰两汉拿沙砾,呼呼喝喝铁锅丢入。锅米粥变浑伴沙砾,食欲。

变化少难民愤怒,群嘈杂。

酒楼李东马老爹两名望奔走高呼:“父老乡亲哪,久未进食容易吃坏肚害疾病。太快太急,吃候慢慢吐沙砾。”

句话假,逃难难民连吃几碗米粥,酒楼棚内揉唉声叹气。

.难民听呼喊,逐渐平息继续排队领粥,吃鱼般吐鱼刺

真正饥饿百姓,粥掺沙够接受。衣食忧,蒙混白吃白喝白拿接受。早棉衣停止放便打退堂鼓。

远远见粥浑浊堪怎?选择悄脱身僻静处倒掉。

惜往往被两壮汉摁住。或者直接拿刀顶住腰间,绑住双押送至酒楼。接济场贪便宜伙落网被抓。

群喽啰经常干麻利,隐蔽。民间,暗双眼睛直盯幕。

酒楼院,晁盖喝茶等待,被扭送感慨,方法挺管。略施混吃混喝伙揪

两三盏茶功夫偌拥挤,少三百两足,察觉走脱,否则更

“哎呀呀,挺像,何苦哉哟!”

晁盖双背负,略带惶恐啧啧声。衣衫褴褛,蓬头垢仔细观察衣干净,皮肤白嫩,明显境优渥。

百姓。”

绑架等。”

胆壮,哪怕群拿利器汉杀气腾腾,哪怕縻貹,酆泰两条黑汉更凶神恶煞,带头高呼,者云集,声叫嚷。

“哈哈哈,倒打耙,恶先告状。”晁盖回走几圈,听激愤哈哈笑。

恼怒,愤愤平!

縻貹挥舞斧,酆泰抡两条锏嗷嗷乱叫:“干吶,全给老闭嘴,再吵吵嚷嚷别怪某黑。跟难民抢食,。米粥倒掉,?”

两条黑汉狰狞凶恶,很快群安静。

晁盖见状废话,回走几步沉声喝问:“城普通百姓歉,困难御寒衣物,况,再套冬衣……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