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章 悟

雷的文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酷趣阁kuquge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新帝夫妇走了,何影决定不告诉新帝这事,听了老太太的孤独说,她有所悟,相信在场的贾家人也有所悟。

像新帝虽没明说,却也表明了态度,老太太之前家族败落时,假装和乐才是真的孤独,那时她的儿孙也不是真的爱戴她,不过是哄着她玩,觉得她是个傻老太太。等着她收拢家族后,用刚柔并济的手段,让家族悬崖勒马,这样的老太太,才得到了家里众人真心的爱戴与尊重。

哪怕是贾璮,贾璮为何屡屡的挑战老太太的极限,其实也是因为想得到老太太的另眼相看,她太想证明自己的特别,她也太想得到老太太好感。然而事与愿违,老太太后来她说什么,都懒得说啥了。于是她也越来越偏激。

说谁的错,老太太每日别说总看葱,其实她是有事在忙的,她要教贾珚写教案,还有对学堂的规划,还有她能把后事安排的妥妥当当的,这些也不是一日之功。她没功夫去体会每一个孩子的心思。让一个那么大年纪的老太太,还要哄十几岁的孙女,想想,她也觉得不太可能。

至于说贾璮,何影都不禁有气,凭什么她要成为那个特殊的?这里谁的身份比她低不成?尤家双姝不提,那是宁府的亲戚,他们的名声,会影响了贾家女孩的名声,老太太才会关起来狠狠的教,当初老太太特意亲自教千字文,就是为了她们俩,况且单谈身份问题,她们是尤氏的继妹,但她们也姓了尤,入了她们尤家的家谱,那么,她们的身份随着尤氏而升高,至少在贾家,尤家姊妹和身份与贾璮充嫡女养的是齐平的。而府中,对客人,也会客气一点。

沈妙出身江南沈家,而江南沈家大案结了,她又拜在了孟家名下,嫁到朱大学士家,那身份是她能比的?

林瑶大理寺卿独女,几世单传,虽说皇家没说,关于豪门独女继承权的官方解释,但是何影和新帝聊过,新帝就翻白眼,说这个不能解释。一解释,他们反而不好操作。

像湘云,独女,为何当初他特意下旨,说史家的家产给她当嫁妆?就是她可以完全的拥有些产业。林家也是,不能说,一说,人家就盯上了,就得说林家为何不坐产招婿,或者过继子侄?不提,林海又没死,把全付身家写进女儿的嫁妆里,谁还能说啥?老头乐意!等他不在了,剩下的,官府一半,林瑶一半,合理合法。谁也不能说啥。若是林瑶多生几个,其中一孙姓林,那官府那一半都不用,直接说他有嗣孙,官府还能强求不成?谁那么不开眼?所以有时老太太是有些教条了,模糊了,才能操作。

所以看看,这些豪门嫡女,哪一个又是贾璮能比的?惟一强点的是,贾璮有父兄,有弟弟。而和她身份相同的贾瑛、贾珝,说实话,也比她的身份高。女子身份高低在于父兄丈夫。贾瑛是贾赦的女儿,贾赦是一品将军,是这荣府的当家人。身份怎么着也比五品秘书省的贾政高得多。所以真的官媒来说亲,人家也会看贾瑛,不会看贾璮。

至于说贾珝,也更不用比了。她是宁府姑娘,当初贾珍在老太太的训斥下,也把她挂在自己母亲的名下,人家也是嫡女。重点是宁府就她和贾淼两位姑娘。尤氏把她当眼珠子,而秦可卿在府里和她一起住了一段,也是喜欢这古灵精怪的小姑姑,一大家子人,就两个女孩,人家宠都来不及,她和谁争宠啊?

也许贾璮比众人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这些姊妹们之中是最差的,自卑又自大,于是才会这般这悲剧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